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月会飞

走啊走啊的就飞起来了

 
 
 

日志

 
 

媒婆痣  

2009-10-24 21:57: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过小店的窗口,瞥见一个侧脸,下意识地停了下来。记忆刷白了一瞬。
我应该认识眼前这个专注地挑选货品的家伙,似乎是很久以前,遗留在青葱年月里的一些琐碎。可是无论我如何绞尽脑汁,几乎把玻璃都望出了一个洞,也想不起眼前的侧影跟我的联系。
他似乎察觉到了我的视线,偏过了头。那个关键的线索猛地映入眼帘,记忆像潮水一般地涌上海岸——啊,媒婆痣同学!

其实严格说起来,我和这个代号媒婆痣的男生并不算认识,所以如今已经无从记得他的名字。但他却在我的高中岁月里扮演了某个微妙的角色。

要从大狗说起。大狗是我的死党,从高一遇到我便开始了她的不幸人生。在接下来的岁月里,迎接她的是我为她精心准备的一个又一个陷阱黑锅烂摊子。当然,那时候我们刚相识,她还不知道我这个看起来很无害的小孩其实是很腹黑的,属性如同武侠小说里的含笑七步颠,喝了以后还傻乐傻乐地,没事人一样,走到第七步就突然挂了,临了还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但你若以为大狗是什么善主那就错了。她其实比我还要腹黑,只是从来没有把那些阴险的招数用在我身上罢了。问起来她便幽幽地叹口气,“都是命啊命啊,上辈子一定欠了你很多烤鸡翅。”其实她这么说只是提醒我用鸡翅补充她的精神损失。她真正让着我的原因是,我们初识很长时间内,我都保持着纯真天真的伪装。所以经常是她照顾我护着我。等她发现我的本质时,彼此相处的模式已经成为了习惯,苦海作舟回头无岸。一步错步步错,说的就是这种情况了。

在我们约摸六成熟的时候,大狗跟我提起了她喜欢的男生。Xxx(完全想不起名字……)是她的初中同学,他是班长,她是副班长;他是男生的头头,她是女生的领袖;他数学好,她英语棒;他中考状元,她位居榜眼。女生就是气量大,要换作男生,头上有这么个祖宗万事都踩你一脚早崩溃了,而女生们却总是会默默地无悔地犯贱地喜欢上那只脚。能理解,优秀的女生总是眼高于顶,她们往上一看,能看到的也无非是那么几只踩在头顶的脚了。

这个xxx身在5班。我便要大狗带我去看个究竟。大狗竟一反常态地扭捏了起来,说下次遇到了就指给你看吧。
这个下次倒也很快。那天下楼梯,大狗忽然紧张兮兮用手肘地撞了撞我,在我耳边小声地说,“前面中间那个,绿衣服的。”前面并排走着三个男生,中间那个身高中等,偏瘦,穿一件绿色Polo衫,领子很骚包地竖起。
一个背影自然不能满足我的好奇心。于是我假装踩空了一级,夸张地惊吓了一声。Xxx果然闻声回头了。时间静止了。
我曾经想象过大狗喜欢的男生会是什么模样。嗯,应该是大气的,聪明的,幽默的,内敛的,帅气的。
但此时此刻,左手死死拉着大狗,右脚还巴巴地悬在空中,我非常滑稽地嘴巴呈O型地望着那个xxx,在心里由衷地骂了一句“靠!”
Xxx嘴角右下方有一颗硕大的痣,那颗大痣与他恶俗的绿色上衣朝相辉映,无数古装片里那些个销魂的经典形象掠过眼前,就差点胭脂了,来两块大红胭脂,他莫不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媒婆??
“大狗,有个问题希望你如实地回答我。”我在十几分钟后依然惊魂未定。
“什么?”
“xxx他那颗痣上,有毛吗?”
“……”

我不知道xxx是不是大气的,聪明的,幽默的,内敛的,我甚至没来得及察觉他是不是帅气的。我才忽然明白,一颗痣的意义远远超越了痣本身。
大狗是我的朋友,我不能鄙视她的审美。相反,我暗暗替她高兴。有了那颗痣,她该少了多少竞争对手啊。
我于是积极地鼓捣大狗去挑明。但大狗平日里胆色过人,一遇到这种事就蔫了,还跟我扯什么友谊长久啊朦胧产生美的屁话。我白了下眼,随便你,将来后悔别找我哭。

她在不久后真的来跟我诉苦了。没哭,但也差不多了。她说xxx有喜欢的人了,5班的班花。
据说xxx在初中一次补课的时候就遇到那位在别校就读的班花了,当时就一见钟情惊为天人。想不到高中还分到了一个班。
那位班花同学我见过,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她吹弹可破的皮肤和温柔娇羞的神态。据5班的一个线人提供的情报,这位班花“美则美矣,没有灵魂”。我听了就对媒婆痣非常鄙视。一来大狗是我的死党,人总是护内,我自然觉得她有千般万般的好,那班花便有千般万般的不好;一来还是相信“内在至上”的年龄,觉得那些迷恋外表美丽的人都肤浅空洞(后来才慢慢明白,内在是个多玄乎的东西,不好把握。而外在摆在那里了,随时等待赏玩,直接明了。所以说迷恋外在的都是讲究实际实惠的人呐。)

“我就说他不是好东西嘛,看看他嘴角的那颗媒婆痣,那是好人会长的玩意儿?”我开始事后诸葛般的愤愤不平。
“其实你不提,我以前压根没有注意到他的那颗痣。”
……我还能说什么?爱情果然令人都变阿炳了,又悲情又盲目。

周围知道大狗喜欢xxx的人仅我一枚,而大狗无疾而终的单恋成全了我们的友情。我们在短时间内混得极熟。
我送过大狗一套照片,都是男明星,然后在他们的嘴下角一律用钢笔点上了好大一颗黑痣。于是他们英俊帅气的面容就神奇地世俗猥琐了起来。
我们研究面相,嘴下角的痣似乎是主富贵,搞得我失落了一阵,遗憾他的媒婆痣没有长到眉骨上,那里主“淫贱”。
那个年纪想法很简单,我换着法儿幽那个媒婆痣一默,似乎只要把他的形象贬得可笑了,大狗就会高兴起来。
实际上我知道大狗一直没有放下。直到大二,我们在她的寝室里喝醉酒,她走到阳台上望着远处的万家灯火,轻轻地说,“其实我还是很想他。”
大狗并不是那种容易把感情说出来的人。很多东西,说出来了,反而容易忘记。一直藏在心里,酝酿着,却浓郁不散了。就像一对在公共场合黏得如胶似漆甜言蜜语听得周围人都替他们害臊的情侣往往并不长久。而某段无疾而终的暗恋却让有的人惦念一生。

我在一段时间恨上了媒婆痣。
后来我慢慢明白,爱不爱一个人,是件最无能为力的事情。媒婆痣他自己对班花的苦恋也最终不能正果。听说他后来在结婚那天,还依然讪讪地对朋友提起班花,“她真的很漂亮。”花痴也好,情痴也罢,都不过一个痴字。于是释怀了。
再后来,我慢慢忘掉了这个人,他的五官,他的名字。他在我的记忆里终于浓缩成了一个点,这个点就是那颗媒婆痣。

“大狗,我前几天碰到了媒婆痣”
“……他还好吧?”
“嗯,他的痣还健在。”
“……”

对的,所以这篇日记的中心思想是,如果你长相平凡,老遇到那种跟别人打招呼半天那人也想不起您哪位的情况,那就去点一颗大痣吧!皮相都是过眼云烟,只有痣是永恒的!

  评论这张
 
阅读(3193)|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