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月会飞

走啊走啊的就飞起来了

 
 
 

日志

 
 

麦兜注定属于香港  

2009-09-28 10:00:29|  分类: 影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这个片子把中间那段全部端掉,只剩下开头和结尾,那我一定毫不犹豫地给足五颗星。很可惜,中间那一大段相当勉强的情节――即使清明上河图的3D效果真的很灵也毫无帮助――硬生生把感动冲泡成了80分钟的份额。就好像牛奶兑上了一大杯开水,淡而无味。
  
  我想说的是,麦兜注定是属于香港的。他的性格和际遇只有在香港这片土地上才具备意义。我想世界上没有其他地方比香港更适合这种带着悲伤色彩的乐观了。
  
  刚到香港念书的时候,觉得香港人真是神奇。每天两三点睡觉,早上一样爬起来去上课,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后来慢慢发现,其实每个人看起来都多少有些疲惫,表情总是笑的有时候就不那么由衷了。脸色都有些蜡黄,眼睛下大抵是有浅浅一圈的。
  
  莫名其妙就失眠了。我以为是宿舍太吵闹的关系,便在山下租了一间房子。房租也并不便宜,但只小小一间,自带浴室所以算相当不错了。只有一个窗户,封死了,朝西,黄昏的时候晒得厉害,也许是房间太小,感觉身在蒸笼。完全不是家里那种温暖夕阳的感觉。
  
  晚上的时候更糟。明明是在20楼,但楼下的公车像是碾着你的耳朵开过去,移动的光影投射在墙壁上――当我在电影里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那段记忆一下子回来了。隔壁是个30岁左右的单身上班族,只遇见过几次,是晚上9点10点的时候,她刚回来,妆有些脱落,所以显得比本来的年纪又苍老和疲惫了一些。跟她打招呼她也会笑笑点点头,便匆匆开门进去了。像是太累而不想跟任何人交谈了。
  
  连续几天都完全无法入眠。终于承受不住搬回宿舍。但在香港的几年,几乎没有睡过一次好觉。去看医生也无果。直到回到内地,失眠竟然不药而愈了。
  
  我的朋友Chas,父亲很早去世了。母亲是开计程车的,有很严重的胃病。Chas平时除了上课,还有3份兼职。他是个很开朗的香港男生,路上遇见你会很用力挥手的那种。所以当他在麦当劳一边啃鸡翅一边告诉我他们家的事的时候,我忍不住红了眼睛。
  “你怎么了啊?”
  “这顿我请你啊”
  “黐线!(白痴)”他大口吸了一下可乐。
  
  当麦太又做快餐又做地产又做其他乱七八糟;当麦太去应征更年期广告,说自己这个年纪眼泪想挤就挤得出来;当麦太牵着麦兜得手走过大角咀那片待拆的旧楼;当麦太半夜起来去冰箱拿水喝,满头的盗汗――旁边的小朋友都笑了,我却忍不住想哭。我想起了隔壁的那个上班族,想起了Chas和他的妈妈。我想起了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香港人,他们笑得很用力,走得很用力,学习得很用力,工作得很用力――他们永远是那种很用力很用力想要生活下去的姿态。
  
  所以请原谅香港的不够深刻不够敏感。当你站在铜锣湾的街口,红灯转绿的那一刻,你不用动作便有汹涌的人潮推搡着你向前。对大多数来说,这并不是一个让人安静下来思考的城市,你往往只能跟着人潮茫然向前,带着一点无法言说的身不由己。
  .
  可也总是有那么一刻,他们会像阿May那样,坐在下班回家的公车里,忽然透过建筑的缝隙看到天空漂浮着一只巨大的鸭子形状的热气球。他们会匆匆下车,跑过拥挤的马路,跑过过街的天桥,跑到一片空旷的广场抬头仰望。于是你会有些惊讶:那个平时看起来密不透风刀枪不入的香港人,竟然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我一直在想,如同高速旋转的陀螺那样生活着的香港人,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在支撑着他们吧?或者是像麦兜那样傻傻地相信手里攥着的是一张前往马尔代夫的船票;或者是像麦太那样一心只期盼麦兜健康长大出人头地;又或者是一些更纯粹更简单的东西--比如生活本身。于是他们心无旁骛目光坚定。而所有的挫折和悲伤,都在一觉醒来以后跟随着黑夜一起褪去。
  
  评论这张
 
阅读(116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